首页 > 正文
2015广州植发医院排行榜

广州哪家医院头发种植,广州荔湾医院植发效果怎么样,广州眉毛移植手术医院,2012植发医院排行榜,佛山哪家毛发移植医院好,广州种眉大概多少钱,肇庆市眉毛种植中心,广州省荔湾区人民医院,头发掉了可以植发吗,哪个医院会眉毛植眉吗

  原标题:34年前文物大盗至今仍未走出“牢笼” 曾盗走素纱

  11月29日,湖南省博物馆时隔多年后重新开放迎客,超13000人入馆参观,镇馆之宝素纱

  1983年,一个名叫许反帝的少年,只身潜入该博物馆,将文物“带”回了家。爱子心切的母亲许瑞凤发现后没有报警,而是将部分文物销毁,其余文物悄悄寄回了博物馆。之后,许反帝和许瑞凤均被捕入狱,后又相继出狱。

  近日,记者走进了许反帝的家。34年前的那桩文物盗窃案带来的影响依旧笼罩着这个家庭。许反帝长期将自己反锁在家中,不与外界接触,许瑞凤已经80岁,独自走路都困难。一家三口住在同一个屋檐下,但许反帝平日里根本不与父母交流,也不见面。

许反帝在自己的房间加了一道铁门,不与家人见面。

  

  

  许反帝的家在湖南师大树达学院内。他的父亲李光荣是这里的退休老师,其母许瑞凤也是一名大学教师。

  1972年,马王堆这个原本不起眼的地方,因为一次重大考古发现而声震环宇。让考古界疯狂的,不只是千年不腐的西汉女尸,还有长眠于地下的众多陪葬品,其中尤以素纱

  11年后的1983年,一起重大文物失窃案震惊全国。当年10月23日上午8点多,湖南省博物馆解说员打开陈列厅大门发现文物被盗。据《人民公安》杂志记载,公安机关查明,犯罪嫌疑人潜入该馆,在现场附近搬来一张竹梯,爬上陈列厅北面西头通风窗户,击破窗户玻璃,爬窗入室。入室后,击破了六个陈列柜的玻璃,打开了一个陈列柜的封板,在入口处、陈列柜和击破的玻璃上、地面上,提取了大量的手套痕迹、撬压工具痕迹和鞋印花纹痕迹。经清理,该厅陈列的三百一十二件文物中,被盗走珍贵文物三十一件,复制品三件,线装书四本,其中包括素纱

  奇怪的是,几件失踪的文物被人包好扔在了湖南烈士公园,同时,还有一个神秘的女人将一个包裹,放在邮局的柜台后就走了。

  包括素纱

  不久之后,一起发生在长沙友谊商店的盗窃案,让文物大盗现了真身。他只是一名17岁的少年,名叫许反帝。而之前往邮局扔包裹的女人正是他的母亲许瑞凤。

  许瑞凤总共“归还”了31件文物,其余的7件分别被其烧毁并冲到下水道。

  1984年5月7日,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,对许反帝案进行公开审理,许反帝犯有重大盗窃罪和暴力抢劫罪,被依法判处死刑,因未满18岁缓期两年执行。其母许瑞凤因犯包庇罪,窝藏罪、破坏珍贵文物罪,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5年。

  1992年许瑞凤首先获得假释,1994年,许反帝也因为有立功表现被假释。

  

  

  《人民公安》杂志当年的文章中写道,许反帝,身高一米六四点五,盗窃长沙市友谊商店被抓前作案多次,但未被抓过。“他曾经也是一名成绩优秀的中学生,由于从小喜欢追求刺激,一贯小偷小摸,今年(1983年)七月间自动退学。退学后,已调查清楚的盗窃犯罪就有四次。”“他出身在一个条件优越的家庭,母亲许瑞凤一九五九年毕业于大学法律系,是湖南教育学院的老师,许反帝是家中独生子。许瑞凤对许反帝尤其偏爱、迁就。在许反帝偷来湖南大学电视机时,她不但不教育儿子投案,反而替儿子窝赃、销赃。所以许反帝每次犯罪都敢对母亲说,这次也不例外,当许瑞凤亲眼见到儿子偷回的省博物馆文物时,她不但不报案,反而替儿子晾干淋湿了的文物,并和儿子一起将文物收藏好。”

  1994年,许反帝获假释后回到了家。此时,许瑞凤与李光荣之间,常为琐事争吵。出狱后,许瑞凤总觉得李光荣做过对不起自己的事情,无论李光荣如何解释,她都不相信。父母间没完没了的争吵,让许反帝想出去找点事做。但许瑞凤不同意。她觉得儿子坐了多年牢,“你身体还虚弱,让妈妈照顾你一段时间吧。”

  李光荣强烈反对妻子不让儿子出去工作的想法。他觉得儿子30岁还不到,脱离社会已经很久,应该到社会上去闯一闯。

  许反帝服刑期间学到一手机械加工的绝活。李光荣主动联系了一家机械加工企业,并为儿子办理妥当一切招工手续。许瑞凤得知消息后,对丈夫破口大骂;之后李光荣悄悄为儿子联系了超市营业员、宾馆保安、邮政发行员等工作,可是每次都被许瑞凤“搅黄了”……

  父母间无休止的争吵,让许反帝干脆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,吃喝拉撒都躲着父母。之后,他还干脆将卧室的木门拆除,焊接安装了一扇门,整日将自己反锁在里面。许反帝也渐渐患上了精神分裂症,长沙精神病医院一度收留了他。

  

  

  11月29日下午3点多,记者走在湖南师大树达学院的校园中,刚好碰到了李光荣。李光荣穿着整洁干净的浅色外套,背着一个书包,正往校外的公交车站走去,他准备坐公交车前往三站外的中南大学食堂去给老伴许瑞凤打饭。之所以选择中南大学食堂,是因为李光荣觉得,那里的饭菜便宜,口味还不错。

  下午5点,食堂三楼准时开餐。李光荣照例要了4个饭盒子,花了10多元打了满满两盒饭和两盒菜,用一个布袋装好,又走到一楼买了几个馒头,自己吃了晚饭,再往家赶。

  李光荣说,他的身体比许瑞凤要好一些,许瑞凤行走很困难,只能靠他每日来食堂打饭度日。一天去一次,每次打好两餐的饭菜。

  下午6点多,李光荣回到了位于学校职工宿舍楼某栋三楼的家中。这是李光荣数十年前花几千元钱买下的房产,现在成了一家唯一的栖身之所。

  许瑞凤的言语中,仍充满着对丈夫的抱怨和对儿子的关切。

  “他(李光荣)是条漏网之鱼,他在外面好过,我们在里面有牢狱之灾。”这成了许瑞凤声讨丈夫的理由。在许瑞凤眼中,李光荣并不管患了病的儿子,甚至有的时候还对她动粗。29日下午,记者跟随李光荣来到这个家时,两个老人一见面,又是一阵争吵。

  这几十年来,这个家庭几乎一直在争吵中度过。为了调解李家的矛盾,社区居委会连续多届社区主任,都做过努力,但两人的矛盾还是越演越烈。

  身在这个家庭里的许反帝呢?记者一直没有看到他。

  许瑞凤说,“铁门一响,我们就要回避,赶快进房间。”

  来源:潇湘晨报

责任编辑:时鑫

  原标题:34年前文物大盗至今仍未走出“牢笼” 曾盗走素纱

  11月29日,湖南省博物馆时隔多年后重新开放迎客,超13000人入馆参观,镇馆之宝素纱

  1983年,一个名叫许反帝的少年,只身潜入该博物馆,将文物“带”回了家。爱子心切的母亲许瑞凤发现后没有报警,而是将部分文物销毁,其余文物悄悄寄回了博物馆。之后,许反帝和许瑞凤均被捕入狱,后又相继出狱。

  近日,记者走进了许反帝的家。34年前的那桩文物盗窃案带来的影响依旧笼罩着这个家庭。许反帝长期将自己反锁在家中,不与外界接触,许瑞凤已经80岁,独自走路都困难。一家三口住在同一个屋檐下,但许反帝平日里根本不与父母交流,也不见面。

许反帝在自己的房间加了一道铁门,不与家人见面。

  

  

  许反帝的家在湖南师大树达学院内。他的父亲李光荣是这里的退休老师,其母许瑞凤也是一名大学教师。

  1972年,马王堆这个原本不起眼的地方,因为一次重大考古发现而声震环宇。让考古界疯狂的,不只是千年不腐的西汉女尸,还有长眠于地下的众多陪葬品,其中尤以素纱

  11年后的1983年,一起重大文物失窃案震惊全国。当年10月23日上午8点多,湖南省博物馆解说员打开陈列厅大门发现文物被盗。据《人民公安》杂志记载,公安机关查明,犯罪嫌疑人潜入该馆,在现场附近搬来一张竹梯,爬上陈列厅北面西头通风窗户,击破窗户玻璃,爬窗入室。入室后,击破了六个陈列柜的玻璃,打开了一个陈列柜的封板,在入口处、陈列柜和击破的玻璃上、地面上,提取了大量的手套痕迹、撬压工具痕迹和鞋印花纹痕迹。经清理,该厅陈列的三百一十二件文物中,被盗走珍贵文物三十一件,复制品三件,线装书四本,其中包括素纱

  奇怪的是,几件失踪的文物被人包好扔在了湖南烈士公园,同时,还有一个神秘的女人将一个包裹,放在邮局的柜台后就走了。

  包括素纱

  不久之后,一起发生在长沙友谊商店的盗窃案,让文物大盗现了真身。他只是一名17岁的少年,名叫许反帝。而之前往邮局扔包裹的女人正是他的母亲许瑞凤。

  许瑞凤总共“归还”了31件文物,其余的7件分别被其烧毁并冲到下水道。

  1984年5月7日,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,对许反帝案进行公开审理,许反帝犯有重大盗窃罪和暴力抢劫罪,被依法判处死刑,因未满18岁缓期两年执行。其母许瑞凤因犯包庇罪,窝藏罪、破坏珍贵文物罪,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5年。

  1992年许瑞凤首先获得假释,1994年,许反帝也因为有立功表现被假释。

  

  

  《人民公安》杂志当年的文章中写道,许反帝,身高一米六四点五,盗窃长沙市友谊商店被抓前作案多次,但未被抓过。“他曾经也是一名成绩优秀的中学生,由于从小喜欢追求刺激,一贯小偷小摸,今年(1983年)七月间自动退学。退学后,已调查清楚的盗窃犯罪就有四次。”“他出身在一个条件优越的家庭,母亲许瑞凤一九五九年毕业于大学法律系,是湖南教育学院的老师,许反帝是家中独生子。许瑞凤对许反帝尤其偏爱、迁就。在许反帝偷来湖南大学电视机时,她不但不教育儿子投案,反而替儿子窝赃、销赃。所以许反帝每次犯罪都敢对母亲说,这次也不例外,当许瑞凤亲眼见到儿子偷回的省博物馆文物时,她不但不报案,反而替儿子晾干淋湿了的文物,并和儿子一起将文物收藏好。”

  1994年,许反帝获假释后回到了家。此时,许瑞凤与李光荣之间,常为琐事争吵。出狱后,许瑞凤总觉得李光荣做过对不起自己的事情,无论李光荣如何解释,她都不相信。父母间没完没了的争吵,让许反帝想出去找点事做。但许瑞凤不同意。她觉得儿子坐了多年牢,“你身体还虚弱,让妈妈照顾你一段时间吧。”

  李光荣强烈反对妻子不让儿子出去工作的想法。他觉得儿子30岁还不到,脱离社会已经很久,应该到社会上去闯一闯。

  许反帝服刑期间学到一手机械加工的绝活。李光荣主动联系了一家机械加工企业,并为儿子办理妥当一切招工手续。许瑞凤得知消息后,对丈夫破口大骂;之后李光荣悄悄为儿子联系了超市营业员、宾馆保安、邮政发行员等工作,可是每次都被许瑞凤“搅黄了”……

  父母间无休止的争吵,让许反帝干脆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,吃喝拉撒都躲着父母。之后,他还干脆将卧室的木门拆除,焊接安装了一扇门,整日将自己反锁在里面。许反帝也渐渐患上了精神分裂症,长沙精神病医院一度收留了他。

  

  

  11月29日下午3点多,记者走在湖南师大树达学院的校园中,刚好碰到了李光荣。李光荣穿着整洁干净的浅色外套,背着一个书包,正往校外的公交车站走去,他准备坐公交车前往三站外的中南大学食堂去给老伴许瑞凤打饭。之所以选择中南大学食堂,是因为李光荣觉得,那里的饭菜便宜,口味还不错。

  下午5点,食堂三楼准时开餐。李光荣照例要了4个饭盒子,花了10多元打了满满两盒饭和两盒菜,用一个布袋装好,又走到一楼买了几个馒头,自己吃了晚饭,再往家赶。

  李光荣说,他的身体比许瑞凤要好一些,许瑞凤行走很困难,只能靠他每日来食堂打饭度日。一天去一次,每次打好两餐的饭菜。

  下午6点多,李光荣回到了位于学校职工宿舍楼某栋三楼的家中。这是李光荣数十年前花几千元钱买下的房产,现在成了一家唯一的栖身之所。

  许瑞凤的言语中,仍充满着对丈夫的抱怨和对儿子的关切。

  “他(李光荣)是条漏网之鱼,他在外面好过,我们在里面有牢狱之灾。”这成了许瑞凤声讨丈夫的理由。在许瑞凤眼中,李光荣并不管患了病的儿子,甚至有的时候还对她动粗。29日下午,记者跟随李光荣来到这个家时,两个老人一见面,又是一阵争吵。

  这几十年来,这个家庭几乎一直在争吵中度过。为了调解李家的矛盾,社区居委会连续多届社区主任,都做过努力,但两人的矛盾还是越演越烈。

  身在这个家庭里的许反帝呢?记者一直没有看到他。

  许瑞凤说,“铁门一响,我们就要回避,赶快进房间。”

  来源:潇湘晨报

责任编辑:时鑫

  原标题:34年前文物大盗至今仍未走出“牢笼” 曾盗走素纱

  11月29日,湖南省博物馆时隔多年后重新开放迎客,超13000人入馆参观,镇馆之宝素纱

  1983年,一个名叫许反帝的少年,只身潜入该博物馆,将文物“带”回了家。爱子心切的母亲许瑞凤发现后没有报警,而是将部分文物销毁,其余文物悄悄寄回了博物馆。之后,许反帝和许瑞凤均被捕入狱,后又相继出狱。

  近日,记者走进了许反帝的家。34年前的那桩文物盗窃案带来的影响依旧笼罩着这个家庭。许反帝长期将自己反锁在家中,不与外界接触,许瑞凤已经80岁,独自走路都困难。一家三口住在同一个屋檐下,但许反帝平日里根本不与父母交流,也不见面。

许反帝在自己的房间加了一道铁门,不与家人见面。

  

  

  许反帝的家在湖南师大树达学院内。他的父亲李光荣是这里的退休老师,其母许瑞凤也是一名大学教师。

  1972年,马王堆这个原本不起眼的地方,因为一次重大考古发现而声震环宇。让考古界疯狂的,不只是千年不腐的西汉女尸,还有长眠于地下的众多陪葬品,其中尤以素纱

  11年后的1983年,一起重大文物失窃案震惊全国。当年10月23日上午8点多,湖南省博物馆解说员打开陈列厅大门发现文物被盗。据《人民公安》杂志记载,公安机关查明,犯罪嫌疑人潜入该馆,在现场附近搬来一张竹梯,爬上陈列厅北面西头通风窗户,击破窗户玻璃,爬窗入室。入室后,击破了六个陈列柜的玻璃,打开了一个陈列柜的封板,在入口处、陈列柜和击破的玻璃上、地面上,提取了大量的手套痕迹、撬压工具痕迹和鞋印花纹痕迹。经清理,该厅陈列的三百一十二件文物中,被盗走珍贵文物三十一件,复制品三件,线装书四本,其中包括素纱

  奇怪的是,几件失踪的文物被人包好扔在了湖南烈士公园,同时,还有一个神秘的女人将一个包裹,放在邮局的柜台后就走了。

  包括素纱

  不久之后,一起发生在长沙友谊商店的盗窃案,让文物大盗现了真身。他只是一名17岁的少年,名叫许反帝。而之前往邮局扔包裹的女人正是他的母亲许瑞凤。

  许瑞凤总共“归还”了31件文物,其余的7件分别被其烧毁并冲到下水道。

  1984年5月7日,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,对许反帝案进行公开审理,许反帝犯有重大盗窃罪和暴力抢劫罪,被依法判处死刑,因未满18岁缓期两年执行。其母许瑞凤因犯包庇罪,窝藏罪、破坏珍贵文物罪,被依法判处有期徒刑15年。

  1992年许瑞凤首先获得假释,1994年,许反帝也因为有立功表现被假释。

  

  

  《人民公安》杂志当年的文章中写道,许反帝,身高一米六四点五,盗窃长沙市友谊商店被抓前作案多次,但未被抓过。“他曾经也是一名成绩优秀的中学生,由于从小喜欢追求刺激,一贯小偷小摸,今年(1983年)七月间自动退学。退学后,已调查清楚的盗窃犯罪就有四次。”“他出身在一个条件优越的家庭,母亲许瑞凤一九五九年毕业于大学法律系,是湖南教育学院的老师,许反帝是家中独生子。许瑞凤对许反帝尤其偏爱、迁就。在许反帝偷来湖南大学电视机时,她不但不教育儿子投案,反而替儿子窝赃、销赃。所以许反帝每次犯罪都敢对母亲说,这次也不例外,当许瑞凤亲眼见到儿子偷回的省博物馆文物时,她不但不报案,反而替儿子晾干淋湿了的文物,并和儿子一起将文物收藏好。”

  1994年,许反帝获假释后回到了家。此时,许瑞凤与李光荣之间,常为琐事争吵。出狱后,许瑞凤总觉得李光荣做过对不起自己的事情,无论李光荣如何解释,她都不相信。父母间没完没了的争吵,让许反帝想出去找点事做。但许瑞凤不同意。她觉得儿子坐了多年牢,“你身体还虚弱,让妈妈照顾你一段时间吧。”

  李光荣强烈反对妻子不让儿子出去工作的想法。他觉得儿子30岁还不到,脱离社会已经很久,应该到社会上去闯一闯。

  许反帝服刑期间学到一手机械加工的绝活。李光荣主动联系了一家机械加工企业,并为儿子办理妥当一切招工手续。许瑞凤得知消息后,对丈夫破口大骂;之后李光荣悄悄为儿子联系了超市营业员、宾馆保安、邮政发行员等工作,可是每次都被许瑞凤“搅黄了”……

  父母间无休止的争吵,让许反帝干脆将自己反锁在房间里,吃喝拉撒都躲着父母。之后,他还干脆将卧室的木门拆除,焊接安装了一扇门,整日将自己反锁在里面。许反帝也渐渐患上了精神分裂症,长沙精神病医院一度收留了他。

  

  

  11月29日下午3点多,记者走在湖南师大树达学院的校园中,刚好碰到了李光荣。李光荣穿着整洁干净的浅色外套,背着一个书包,正往校外的公交车站走去,他准备坐公交车前往三站外的中南大学食堂去给老伴许瑞凤打饭。之所以选择中南大学食堂,是因为李光荣觉得,那里的饭菜便宜,口味还不错。

  下午5点,食堂三楼准时开餐。李光荣照例要了4个饭盒子,花了10多元打了满满两盒饭和两盒菜,用一个布袋装好,又走到一楼买了几个馒头,自己吃了晚饭,再往家赶。

  李光荣说,他的身体比许瑞凤要好一些,许瑞凤行走很困难,只能靠他每日来食堂打饭度日。一天去一次,每次打好两餐的饭菜。

  下午6点多,李光荣回到了位于学校职工宿舍楼某栋三楼的家中。这是李光荣数十年前花几千元钱买下的房产,现在成了一家唯一的栖身之所。

  许瑞凤的言语中,仍充满着对丈夫的抱怨和对儿子的关切。

  “他(李光荣)是条漏网之鱼,他在外面好过,我们在里面有牢狱之灾。”这成了许瑞凤声讨丈夫的理由。在许瑞凤眼中,李光荣并不管患了病的儿子,甚至有的时候还对她动粗。29日下午,记者跟随李光荣来到这个家时,两个老人一见面,又是一阵争吵。

  这几十年来,这个家庭几乎一直在争吵中度过。为了调解李家的矛盾,社区居委会连续多届社区主任,都做过努力,但两人的矛盾还是越演越烈。

  身在这个家庭里的许反帝呢?记者一直没有看到他。

  许瑞凤说,“铁门一响,我们就要回避,赶快进房间。”

  来源:潇湘晨报

责任编辑:时鑫

广州有什么植发医院
城市相册
栏目精选
每日看点
重庆正事儿
本网原创
010070150010000000000000011117101121215638